2020-10-22 02:50:42 |

(未完、待续)。华生再度撰文:怎样建设一个强大的资本市场。——我为什么不赞成大股东意见  【华生】  从国际主要资本市场发展的历程来看,每次引起市场震动的大事件,都会推动新一轮立法和法规的改革和完善。再如法国电信前身就是法国的邮电部,后来逐步改制上市,具有传统国企行政僵化、员工都还有国家公务员身份等各种特殊历史遗留问题。因此,在中国研究公司治理问题,首先要回答的就是大股东代表全体股东当家做主真是最有效率的管理形式、代表了公司治理发展的方向吗?  环顾世界,大股东掌控上市公司,在大多数治理不健全的发展中国家以及一部分被认为对公众投资者保护较差、资本市场发展不够充分的较发达国家,确实是普遍现象。但是,在通常被认为是西方市场经济的领头羊,法治健全、经济发达、资本市场强大的美国、英国、日本等代表性国家,大股东掌控上市公司,既不是大型上市公司的主流,也不是市场规则。近日公布的《河北省2016年化解钢铁产能分月计划表》,涉及8个市、39家钢企的1840万吨炼铁产能和1600万吨炼钢产能,计划到11月份完成,如果落实到位,将分别超额完成全省全年计划任务的106.6%和112.5%。

总之,收购不是强强联合,就是优胜劣汰,是个价值创造的过程。我国证券市场上的众多收购重组则大不相同,多数是业绩欠佳的上市公司去收购绩优或市场吹捧的新概念企业,实现所谓借壳或变相换壳,而且多是将场外优质资源或概念注入场内劣质的壳,使差企业起死回生,乌鸡变凤凰。从经济总体来说,这种将资源从场外导入场内的转换,并未实现任何价值创造,相反因为旧瓶装新酒,还是资源配置的劣化和价值贬损。更有不少企业重组几年之后,概念炒作完了又变回原样。证券市场似乎变成了不断化优为劣的场所。去产能举步维艰的另一面,则是地方钢铁去产能的“数据热情”。业内多位受访人士表示,钢铁去产能要保持理性和节奏,不能搞成“大跃进”。李全功表示,相对于今年4500万吨的任务,有人预测今年钢铁去产能达8000万吨,“有些地方对目标开始加码,本计划明年完成的,提前到今年完成任务。最大的问题就是跨地区、跨所有制的重组面临较大的阻力。除民企外,国有的钢铁企业大都归属于地方国资委,央企则以国资委为主管单位,企业兼并重组必然涉及不同地区、不同所有者之间的利益调整。就地方来说,企业重组会影响部分地区的税收和就业,而央企之间、地方国企之间的重组必然涉到部分人事及其背后的利益调整。典型的例子就是鞍本重组的搁浅:早在2005年,鞍钢和本钢就已经联合重组成立了鞍本集团,但多年来两家公司的实质性重组基本停滞,人事调整和资产整合更是无法触及。国资委研究中心研究员胡迟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鞍钢和本钢重组面临着复杂的所有制归属以及由此而来的权责关系。因此,一个自然的问题是,为什么大型公众公司所有权控制权分离后,经营者支配会成为公司治理结构的主要形式?代理人唱主角怎么会优于大股东包括家族控制呢?  首先,这是分工与专业化发展的结果。

这样,证券市场上的投融资关系必然长期失衡。独立董事占董事会多数并有自己的首席董事是这些年试图解决这个问题的重要努力。应当说,这在美国等单一董事会制、而董事长与CEO又往往不分设的情况下,至今仍然是没有很好解决的问题。这样,市场在陷入扭曲循环的同时,却成为融资大股东包赚不赔的提款机。融资和再融资发行人好处很大,责任和约束很小,投融资关系必然失衡。由于我国证券市场迄今为止还没能做到市场化发行,二级市场估值存在严重的结构性扭曲。中小企业只要能上市就有巨大的市场溢价。

友情鏈接:

  一级黄片儿。 | 中文字幕亂倫免賛視頻 |